當前位置: 首頁 > 當代名家 > 書法 > 當代小楷典范,全國首屆楷書大賽最高獎,小楷堪比王羲之,平和自然,有古韻

當代小楷典范,全國首屆楷書大賽最高獎,小楷堪比王羲之,平和自然,有古韻

更新時間:2020-09-30 文章來源:集雅齋 文章作者:集雅齋 點擊次數:974

書法家徐朝江是一位頗有名氣的實力派書法家。他主攻楷書,幾十年來臨池不輟,書功不凡,令人稱頌。有評論說,徐朝江用筆很講究,其作品既有歐楷的嚴謹法度,又有柳楷的痩勁,而這種痩勁還摻雜著自己對書法的獨到理解,讓人一看就感覺很新穎、很舒服。

徐朝江,漢族,1977年出生于安徽省天長市。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,安徽省書法協會會員,安徽省書法家協會楷書委員會委員。徐朝江與楷書結緣,與母親有關。徐朝江的母親是一位虔誠的佛家居士,不識字,卻在兒子識字以后,要求其為己抄經。于是,年少的徐朝江抄寫的《心經》有幾百份,全文《金剛經》也有數十份。徐朝江說:“由于我抄寫經文時非常虔誠并靜心,每每提筆便有‘見之歡喜’之情油然而生,所抄經文滿篇靜穆安詳,深受佛家信徒的喜愛。后來隨著臨抄先賢大家字帖,我越來越喜歡小楷,以至于誓將與之相伴終生。”興趣是最好的老師。徐朝江遍臨鐘繇、王羲之、王獻之、歐陽詢、趙孟頫等歷代多位書法家的經典作品,筆耕不輟,終于迎來了自己的收獲時節。

徐朝江楷書書法《陋室銘》

從繼承、結構、用筆方面考察,徐朝江小楷功底較扎實,一件小楷作品,能寫得如此從容不迫,不激不厲,不溫不火,實非易事。其楷書給人的第一感覺是:古樸秀逸,法度嚴謹,結構外舒內斂,結字寬博,形態略扁,取橫勢,以獲氣勢開張之效。其次,用筆干凈利落,起筆、收筆果敢,行筆自然。徐朝江小楷中的“大味”是:有一種放寬心境的沉穩,有一種勁健,有一種不事雕琢的秀逸。在其長篇小楷作品中,他做到了首尾關顧、氣息貫通不滯,顯示了他心態平和、穩操勝券和無我的境界。

徐朝江書法作品《短歌行》

書法是瞬間表現的藝術,一件書法作品可以在瞬間完成的,在這瞬間里的一招一式要表現出“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”的技術、思想和意境。書法還是不可以重復的藝術,一件作品一個樣,沒有絕對一模一樣的作品。書法還是一個遺憾的藝術,如果一個字甚至一個筆劃寫壞了,大大影響書法的質量。因此,書法的不可涂改性決定了書法的難度。俗話說:“字是黑狗,越描越丑”就是這個道理。

徐朝江書法作品《范文正公家訓百字銘》

古人說“取法乎上”,這是絕對正確的斷言。一般我們面對一副作品的時候,首先會對它進行整體的審視,看作品取法高不高,字的源頭在哪里。我以為現代人學書法和古人相比較,有不利的地方,也有有利的地方。不利的地方是書法的使用功能逐漸消退,已經成為純藝術的一個門類,就是說書法的實用性逐漸消失,藝術性更加凸顯,客觀上失去了書法環境;有利的地方是我們處在信息社會,我們可以得到的書法資料是前人夢寐以求也難以達到的,好東西都藏在皇宮密室,藏家箱柜里,一般人基本看不到,所以,學書的途徑是師承,如果老師好也就罷了,如果老師不好可能耽誤你一生。這種例子比比皆是。古人說:“取上得中,取中得下”。取法不高犯的是路線的錯誤,方向性的錯誤,你看有多可怕。

徐朝江新品書法《沁園春長沙》

王羲之在《書論》中說:“每書欲十遲五急,十曲五直,十藏五出,十起五伏,方可謂書。”這里的“遲急”、“曲直”、“藏出”、“起伏”說的都是在用筆過程中行筆的變化。“遲急”是說行筆速度節奏的變化;“曲直”是說行筆運動軌跡的變化;“藏出”是說起筆、收筆的變化;“起伏”是說行筆過程中提、按的變化。這些都是用筆的要點,而且不同的行筆方法可以得到不同的藝術效果。通常情況下,“遲”表現“沉著”,“急”表現“得勢”;“曲”表現“多姿”;“直”表現“剛勁”;“藏”表現“渾成”;“出”表現“爽利”;“起”表現“靈動”;“伏”表現“穩重”。然而,這些又都不是絕對的,不同情況,不同對待。

徐朝江書法作品《人生賞心十六樂事》

學好書法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。于是,吾覺得需九掛馬車方可拖動:一掛:天賦、心智、靈性;二掛:苦難、坎坷、血淚;三掛:學問、學養、學識;四掛:虔誠、敬畏、摯愛;五掛:經歷、閱歷、心歷;六掛:戀帖、嚼帖、攻帖;七掛:心到、意貫、氣滿;八掛:發奮、毅力、久恒;九:傳統、時代、個性。

徐朝江楷書書法《愛蓮說》

書法的基本功問題是人們經常談論的話題。對基本功的認識與理解也各執其說。最常見的一種提法是:將楷書寫好了,才算基本功扎實。究其原由,大概是從古人所說的:“欲學草書,先通楷書”那里來的。古人這句話的意思是:如果要學草書,必須要首先通曉楷書的法理。從實踐的意義上看,這句話說得非常對。因為草書(更確切地說應該是行書)的許多法理是源自楷書的,行草書與楷書有著非常密 切的“血緣”關系。但是這句話指的只是學楷與學行草的一種第進關系,是一種由一及二的邏輯關系,并不是說的基本功的問題。

徐朝江楷書書法《沁園春雪》

著名書法家王岳川說:學者可以不寫書法,書者必須要懂文化。如今很多文人的字寫不好,因為他們不喜歡。但是書法家不可以不喜歡文化,必須要懂文化。我想對正在看我們這個錄像節目的朋友們說一句,中國改革開放40年了,人們的錢包鼓起來了,文化卻還沒有鼓起來。我認為恰恰是經濟發達的大城市,反而最缺文化,比如北上廣深,沒有對書法真正的喜歡,沒有建立真正的書法市場。大部分的拍賣公司都在拍賣死去的人的作品,很少拍賣活人的作品。一些星級酒店掛假字贗品,甚至掛噴繪作品。而甘肅,就連普通的小面館,煙熏火燎的地方,都掛著名家真跡。甘肅一個縣里有一百多家畫廊,里面賣的全是真跡。甘肅的老人家嫁女兒如果沒有兩幅名家寫的字,感到臉上無光。這就是文化!